王者荣耀图片伽罗|王者荣耀安卓版多大
愛表網-中國著名手表資訊門戶網站,16年老牌手表門戶!

亨利慕時 Swiss Alp Watch 智能腕表

Swiss Alp Watch-4.jpg

2015年,在電子行業各大巨頭企業的推動下,智能手表市場的行情暴漲,過去12個月的總銷量超過600萬,總營業額高達60多億美元。 智能手表市場各大領軍企業的研發總預算超過80億美元,這一數字甚至高于瑞士最大制表集團的總營業額。 然而,這才僅僅是開始——他們將掀起新一輪的市場變革,徹底改變消費者行為。


面對這一系列重拳危機,瑞士制表企業仍有多種應對方法。 他們可以置若罔聞,這也是大多數傳統制表品牌的做法;他們也可以采取短期的機會主義方法,即將傳統與科技相結合;或者還有一種出路——他們可以繼續堅守瑞士制表業幾個世紀來一直賴以維持聲譽的價值觀。 H. Moser & Cie.(亨利慕時)選擇了另一種截然不同的作法,品牌全新推出的Swiss Alp Watch以和Apple Watch極為相似的外觀,站上「智能表媒體關注浪頭」來攫取注意,作為推升品牌關注度的宣傳手法。


Swiss Alp Watch-2.jpg

H. Moser & Cie.表示:伴隨著智能手表的全面興起,瑞士傳統制表業遭遇重創。 盡管如此,大多數傳統鐘表企業選擇漠然,毫無響應。 以不變應萬變誠然是一條危險的路線,但機會主義式的市場策略更顯乏力——在傳統高端制表方法中融入已經被淘汰的技術,如一體式表鏈和NFC/RFID芯片以及其他過時的接口等。 由于缺乏資源,沒有前景且無法形成壟斷性市場,此類嘗試注定會失敗。 瑞士高級鐘表業的未來還是光明的,但前提是在繼續創新的同時聚焦質量與傳統這兩大固有的內在價值。


Swiss Alp Watch-5.jpg

「我在瑞士阿爾卑斯山脈的核心地區長大,家中數代人都是制表師出身,瑞士制表業就是我們的重要傳承之一,這一傳承在過去遭遇過嚴重危機。 我的父親經歷過石英危機,他經常談起那段艱難的歲月,它讓制表師們更加團結在一起,為了共同的事業艱苦奮斗。 如今,H. Moser & Cie.發布Swiss Alp Watch,以應對此次的新挑戰,證明傳統機械制表前景可期。 而且實際上,它本身就承載著傳統制表業的未來。 它對我們而 言不僅僅是一款腕表。 Swiss Alp Watch具有深刻的象征意義。 它代表著我們的堅韌不拔以及我們捍衛傳統與固有價值的強烈渴望。 它就是我們所有信仰的實體化」,愛德華·梅朗 (Edouard Meylan) 如是說。


H. Moser & Cie.表示他們并不想要打造一款外觀像機械腕表、內里是電子部件的產品,它反其道而行之:Swiss Alp Watch在外觀設計上以智能手表為靈感源泉,但內在卻是不折不扣的機械表。 100%瑞士制造的自主機芯,至少100小時的動力存儲——Swiss Alp Watch絕不是跟風之作,它意欲代代相傳,成為恒久經典。 單憑H. Moser & Cie.極具標志性意義的fumé表盤,足以使這款腕表永不過時。 細長型表耳賦予腕表復古外觀,配有Moser綠色皮質襯里的大捻角羚皮表帶則為腕表增添一抹摩登氣息,這也證明了品牌對細節的精益求精。 以手動上煉HMC324機芯為動力源的Swiss Alp Watch堪稱前衛創意與頂尖制表技術和諧交融的奇跡之作。


Swiss Alp Watch-6.jpg

H. Moser & Cie. Swiss Alp Watch配備HMC 324手動上鏈機芯,所有擺輪和小齒輪均采用Moser輪齒 可更換的Moser擒縱機構,原裝斯特拉曼游絲 (Straumann Hairspring?),帶穩定的寶璣游絲。


可更換的Moser擒縱機構,原裝斯特拉曼游絲 (Straumann Hairspring?),帶穩定的寶璣游絲。


Swiss Alp Watch-3.jpg

「Swiss Alp Watch 不能打電話,也不能幫您發送消息和暢聊八卦;它不能把您在智能手機上創建的美麗圖片分享出去,也不能幫您分享您的心率。 但是它的意義遠大于此:它讓您重新體驗生活中的寶貴財富。 它讓您有機會與您的至愛親朋共度時光,無需濾鏡、接口或任何修飾。 最重要的是,某一天您可以把它傳給您的下一代,而不需要升級! 」愛德華微笑著說。


Swiss Alp Watch-1.jpg

技術參數


編號:8324-0200,白金款,標志性fumé表盤,大捻角羚皮表帶,限量50枚。


表殼:18K白金;尺寸38.2 x 44.0毫米 / 厚度10.3毫米;藍寶石水晶玻璃表鏡,透明藍寶石水晶玻璃表后蓋,飾有“M”的螺旋式表冠。


表盤:飾有旭日紋的fumé表盤,鑲貼時標,葉形時針和分針,6點位置處的偏心小秒針。


技術:自主設計和制造的手動上弦HMC 324機芯;尺寸32.0毫米 x 36.0毫米 / 厚度4.80毫米;頻率18,000振次/小時;27顆寶石;動力存儲最少4天,停秒功能,所有擺輪和小齒輪均采用Moser輪齒,可更換的Moser擒縱機構,原裝斯特拉曼游絲 (Straumann Hairspring?),帶穩定的寶璣游絲,黃金擒縱輪和擒縱叉,機芯和部件均為手工打磨和修飾。


應用:小時和分鐘,小秒針,動力存儲指示。


表帶:手工縫制米色大捻角羚皮表帶,配Moser綠色皮質襯里,18K白金插針式表扣,鐫刻Moser標志。


愛表網微信小程序 / 微信分享

(文:愛表網52watch.com/采文)

亨利慕時(H.Moser & Cie)手表品牌

H. Moser & Cie(亨利慕時)由Shaffhaussen夏夫豪森人Johann Heinrich Moser在1826年創建的,其表款和機芯的設計都頗有德國腕表的作風。機芯以二分之一夾板浮現,游絲頭的固定安裝以鵝頸式彈簧來壓住游絲前真個方式,既奇特又雅觀。更特別的是它還存在獨破可拆解的擒縱體系,便于維修與調換 (interchangeable escapement)。Moser的動力儲能顯示也很特殊,表背上備有一個圓形能量顯示盤,以圓盤動、指針不動的方法唆使能源儲能,相稱少見。而Moser機芯的拋光打磨與潤飾,也領有上乘的程度,講求每一項制造工序跟細節,絕不馬虎,相稱有特點。

當Heinrich Moser 于1826年結束其學徒期的時候,他曾仔細考慮過應該在哪里創業并且應該如何才能取得成功。他原本想將分工式生產制造方式引入到他的故鄉沙夫豪森,但當時的市政委員會拒絕了他的申請并將城市鐘表匠這一榮譽職位頒給了其他人。于是,Moser前往俄羅斯的圣彼得堡,并于1828年在那里成立了“H. Moser & Co.”貿易公司。Moser由此公司名設計出了書寫體形式的公司標志,并配有商標印戳,在1918年前,幾乎所有Moser鐘表都使用該西里爾文和/或拉丁文書寫體形式的商標標志,無論是自行生產的產品還是外來組裝產品。

1829年,Moser在瑞士Le Locle成立了一家鐘表廠,專為其在歐洲和亞洲的客戶生產懷表。1831年,Moser在莫斯科開辦了一家分公司。而在Nishnij-Nowgorod和Irbit成立分公司也是一個明智的決定,這兩個城市都是當時俄羅斯最著名的博覽會城市,這樣一來,Moser的產品便得以在兩個俄羅斯行政中心城市和兩個核心的博覽會城市同時展示。

隨后,Heinrich Moser逐漸超越了新老同行。在短短幾年內,他的產品遠銷至日本和中國,波斯和土耳其斯坦,西伯利亞和堪察加半島。1845年左右,Moser鐘表已經成為了整個俄羅斯獨一無二的市場領先者,并主導了當地的鐘表市場。其業務范圍甚至延伸至了巴黎。

Moser的俄羅斯公司當時所擁有的員工數量已經達到了50名,其中包括德國人、瑞士人、俄羅斯人和瑞典人。通過信件記錄可以查證,當時的工作人員包括來自瑞士的鐘表匠Johann Jakob B?r、G. Ganther、Johann Winterhalter、Victor Guye、Palk和Schwab以及Moser的女婿Adolf Richard,另外還有一名叫Bianco的意大利人。他最勤奮的員工當屬日后接管Moser俄羅斯公司的J. Winterhalter。

即便是在Moser作為成功和富有的商人回到沙夫豪森之后,他對鐘表制造的熱情始終不渝。因為他從他的教育經歷中知道在制造懷表時表殼的加工和質量是一個弱點,因此,他于1853年在沙夫豪森成立了一家擁有20名員工的工廠,主要負責制造銀表殼。三、四年后,第二家工廠成立。1863年,Moser為工廠配備了全新的機械裝置,其中大部分由他自行研制,從而簡化了表殼制造的工藝流程。

而令Moser事與愿違的是,他唯一的兒子Henri Moser (1844-1923) 對鐘表業務沒有什么興趣。1870年,二人斷絕了關系。當Heinrich Moser于1874年去世的時候,他的第二任妻子Fanny接管了所有業務和位于Le Locle的鐘表廠。而她并不愿意承擔重任,于是便將整個貿易公司于1877年賣給了Johann Winterhalter,將位于Le Locle的鐘表廠賣給了Paul Girard。在兩宗轉讓中,她均按其丈夫所托在合同中明確規定所有后續公司均必須繼續使用H. Moser & Cie.或Heinrich Moser & Co.這兩個品牌。這樣一來,Moser旗下的所有企業便轉賣至他人名下。而他唯一的兒子Henri因無男性后代,因此,Moser這個名字也自此從這個家族中消失。

根據合同規定,無論是在全球業務中,還是在Le Locle的鐘表廠,公司和品牌名稱均得以保留,直至1917年。俄羅斯的十月革命將由瑞士人主導的鐘表市場進行了徹底的清除。Moser公司的最后兩名瑞士經理 — Cornelius Winterhalter(1908 至 1918)和Octave Meylan(1910至1918)被完全沒收了財產,于1918年初回到了瑞士。

1920年左右,由位于莫斯科的Moser鐘表公司的剩余資產興建起了“中央鐘表維修廠”,并于1927至1930年間開始自行生產鐘表產品。盡管如此,Moser鐘表始終都是最高品質做工的象征。1966年,蘇聯還為一名身居高位的軍界要員頒發了一只在沒收財產前原裝生產的18K金Moser懷表,并配以自行雕刻的祝詞。直至今日,該表仍作為歷史證物被存放在沙夫豪森Moser股份公司的總部。

在Girard家族接管了位于Le Locle的工廠后,該廠依舊延續了生產精制鐘表的生產路線。產品范圍包括懷表和腕表,并與最優秀的供應商緊密合作。只是之前通常使用的、位于擋塵片內側的西里爾文字消失了。

有證據證明,腕表生產于1953年進行了擴展,產品包括了防水型12線腕表和11 ?線自動腕表。1973年,H. Moser & Co. 因其所生產的錨形擒縱精密腕表和專用腕表而聞名,其中主要是18 K金腕表和配有首飾鑲嵌表殼的腕表。

1979年,位于Le Locle的工廠并入“Dixi-Mechanique”集團,并生產“Hy Moser & Cie.”品牌的產品。

2002年,Moser鐘表創始人的原有品牌“H. Moser & Cie.”被Jürgen Lange博士重新進行了國際注冊。在Moser家族后人的共同參與下,Moser沙夫豪森股份公司成立。如今,Heinrich Moser的曾外孫Roger Nicholas Balsiger成為了名譽董事長。公司在2005年秋季,暨Heinrich Moser誕辰200周年紀念,重新回到了國際鐘表界的舞臺。

近年來由H. Moser & Cie研制的鐘表繼承了傳統的經典優雅外觀配以略顯低調的風格,一如既往地采用了最高質量的傳統機械鐘表結構。不言而喻,這種集技術創新和高度使用便利性于一身的杰作,只能在H. Moser & Cie生產的鐘表中找到。

這樣一來,一切顯得是那么的功德圓滿,正如同Heinrich Moser的曾外孫在一次采訪中所描述的一樣:在Heinrich Moser 誕辰200年的時候,我們能夠將Heinrich Moser 這個名字連同鐘表廠重新帶回沙夫豪森,這是多么的令人感動啊!?

王者荣耀图片伽罗